SSGCAA前任會長Eliza Chang橫渡英倫海峽的經歷:

 

我們在九月六日凌晨1:37開始橫渡。  

 

因為領行船隻不能泊近岸邊,而我是游第一棒,所以我需要從大船跳進水裏再游到一個石灘上,然後要站立在石灘沒有水的位置才可以正式開始。  

 

從領行船一跳下去的時候水溫好冷好冷,四周很黑,看不清前面是什麼東西,石灘當時的浪很大,海浪高過我的人頭而從身後不停地拍打着我,我幾次想站立起來,但是海浪從後推低我令我跌倒,很困難才可以從海中爬上石灘站立開始。  

 

我當時心想,這麼大浪及這麽寒冷,想站立起來也被海浪推倒,這樣惡劣的情況還可以完成橫渡嗎?  

 

英倫海峽風高浪急,在我們橫渡的時候,最高風速有17knots,全程像在洗衣機裏游泳一樣,水溫大約17度,水上氣溫最低14度,加上強勁風速,十分寒冷。  

加上可能因為落機當晚已經需要開始橫渡,𣎴夠休息,我們原本預計橫渡出發日期是在9月8號或之後,等待天氣及水流情況才出發,但在9月5日到達英國當日下午與船長開會後決定提早於9月6號凌晨1:37開始橫渡,感覺十分意外,但為了配合天氣狀況,我們毅然決定在下機後當晚凌晨1:37出發。  

 

酒店的負責人說,他已經接待英倫海峽泳手超過50年,從來沒有見過外國隊伍到步後即晚便開始進行橫渡,他說一般外國泳手都會先在當地進行一、兩個星期的訓練以適應水溫才開始進行橫渡,他說我們能夠在下機不久後便立即進行横渡並成功完成真是 amazing !我相信可能在 Channel Swimming 的游泳歷史中,由到步英國直至橫渡完成計算,我們應該是最有效率及最快完成的國際隊伍。我的朋友說,這便是香港精神。  

 

很多朋友在 Facebook 影片中看見我只是用手在游,而雙腿好像沒有太大動作,這是因為全程大約八成時間我雙腿都是在抽筋狀態中,所以我只可以用手游,因為一踢腳雙腳便會抽筋加劇,當時我亦不敢跟兩位隊友說明,以免影響士氣。

 

 

 

 

 

 

 

 

 

 

 

 

 

 

 

 

 

 

 

 

 

 

 

有些朋友亦說我的游泳姿勢很好,游得很優雅,但其實在整個過程中,風浪很大,不能用全力與海浪搏鬥,只能跟着海浪的節奏不斷向前游,水面動作是需要把雙手放鬆,但在水底要用力推,大家只能看見水面動作,看不見我在水底中其實已經用了很多力量推動,所以看上去好像游得很慢很舒服,但其實我個人總共游了24.21公里。  

 

原來最辛苦並非在海中游泳的時候,而是在船上等候,因為風高浪急,船隻前後左右不停在搖晃,令我想嘔吐又頭暈,想嘔吐又不能嘔吐,因為吃了暈浪藥,如果嘔了便失去藥物的效力,如果再吃暈浪丸,又怕暈浪藥的份量過多影響身體狀況,所以數次嘔到嘴邊然後再吞回去,以免把暈浪丸吐出來。  

 

因為領航船只是一隻小魚船,所以我們全程都是留在室外的,真是十分寒冷,氣溫低而風很大。當我游完第一棒返回船上,身體不停在顫抖,為免被隊友及船長看見,我唯有用大褸及保暖睡袋包着身體蓋著頭不停打冷震,因為我怕船長看見以為我有低溫症,怕他叫停横渡。  

 

所以在水中游泳的時候是比較舒服的時刻。  

 

對我個人來說,此次橫渡英倫海峽最大的體會是每個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都應該有自己的夢想,而追求夢想是不分年齡的,年輕人可以有夢想,年長的人亦可以有夢想,age is no barrier ,離開 comfort zone 原來很多事情都是意想不到的,原來自己還有能力可以完成自己的夢想,51歲的律師媽媽也可以完成橫渡英倫海峽的夢想。  

 

 

 

 

 

 

 

 

 

 

 

 

 

 

 

 

 

 

 

 

 

因為您們的支持、祝福、鼓勵與禱告、我們才能能成功橫渡英倫海峽。  

 

能夠成功追求夢想,真的令我們很感恩。  

 

本信而進前!  

 

謝謝大家的愛護及支持!